• 梦见

    天亮后爸爸回家,病容满面,拖着腿缓缓走过客厅,看着我说:出门拿稿。我说:我去。

    一出门,外面竟然是天黑。怎么都关不上那两扇门,一扇已经锈透了,虚掩着,另一扇歪斜了,纱布破碎缠进锁芯里。我心想:爸爸去世之后,家里连锁都换不了。

    开门又见爸爸默默看着我---这时候门铃响了。醒来。

    在真实世界里我开门,是ZY,然后想起来,昨天他确实帮我在新租的房间已换了锁芯。

    【望庐思其人,入室想所历。 
      帏屏无仿佛,翰墨有余迹。
      流芳未及歇,遗挂犹在壁。
      怅恍如或存,回遑忡惊惕。】